仇眠

=阿眠
专写德哈 不许日lof

【Theseus/Newt】赫奇帕奇教科书式谈恋爱





1.




“嘶……”消毒药水渗入破损的伤口,背上的阵阵刺痛不禁让纽特皱眉。忒修斯半蹲着为纽特处理伤口。




是的,纽特又一次受伤,而且还是在未愈合的伤口上又被动物挠出一道伤,血液透过崭新的衬衫——是上一周忒修斯刚送的礼物。




“你知道痛就好,转过来。”


看到纽特扭曲的表情,忒修斯叹了口气,手上涂抹消毒药水的力度也减轻了许多。




“你现在浑身都是伤疤,知道吗。”




忒修斯按住纱布的一端,围绕着纽特的胸部环绕,胸部随着纽特的呼吸微微起伏,绕到后面的时候忒修斯起身,暧昧的距离让纽特呼吸加快,自己的哥哥……或许成为恋人更贴切,就离自己不到几厘米,也许一个吻可以让他消气。




绷带缠绕了几圈面前的人就停下动作。忒修斯看着纽特的身体布满伤疤,想到小时候帮纽特洗澡,那时候的皮肤很光滑,凑近,还散发着奶香。




“没有一个是我留下的……”




忒修斯松开拿着绷带卷的手,抱着纽特,他不敢太用力,他害怕伤口再冒出触目惊心的鲜血。




纽特的箱子里大大小小的动物刚开始似乎都抵着防护线伤害过纽特,纽特并不在意,还把伤疤当成徽章。抱着关系已经转为融洽的动物,挠挠下巴,碎碎念着刚认识的时候他们多么顽皮凶猛。




怀中的纽特不敢有大动作,他不太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,他觉得忒修斯一定是太生自己的气了。




忒修斯靠近纽特的脖子,留下了一个红印,甚至还有这浅浅的牙印。口水的温热和双唇的触感让纽特吓一跳,他眯着眼扭头想看看忒修斯在做些什么,但是只有微红的耳朵映入眼帘。






“你是小气鬼……”纽特披着忒修斯的衬衫,右手抚摸着名为忒修斯的徽章。




“不,我不是。”






“你跟动物吃醋……”


忒修斯试图瓶瓶罐罐的声音盖过纽特的声音。




“没有。”




“颜色这么深……还咬我。”


纽特指着脖子上的“罪证。”




“纽特,如果你不想我和你有一个一分钟的法式热吻就安静一会,未成年不能接吻的鬼话已经不管用了。”




纽特立刻安静下来,但他发誓他看到了,忒修斯的耳朵已经变成通红了。



TBC

最近不写文

1.有点不吃德哈了

2.开始重新思考文风和性格塑造

3.要会考了

4.爱上小雀斑没有心思了

5.骨科真好吃

【Theseus/Newt】我爱你[一发完]

※忒修斯成年 纽特未成年

※好吧 又是双向暗恋


其他【Theseus/Newt】→掉色





 


 

纽特生气了,很生气,脸上的雀斑都被染上红色,一切起因都是因为他忒修斯。

 

去看看今天的报纸!头版头条!闪光灯的包围下,忒修斯和他的绯闻女友!

 


 

纽特把房门锁上,顺便施了个咒,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要看到忒修斯这个三心二意的混球。他抚摸面前用肚皮擦拭金币的嗅嗅,眼眶泛红。

 


 

忒修斯是纽特的初恋,当然,纽特从未想过自己会喜欢上别人。在他又一次沉迷于忒修斯演讲时的那份自信和神气,他确定了,自己的爱恋已经双手献上给自己的哥哥。

 

演讲很成功,忒修斯张开双手,纽特也主动上前相迎,忒修斯今天穿的这套衣服是纽特选的,当然不是纽特帮忙挑选的,要知道纽特在穿衣这一方面没有什么天赋,衣柜里有什么衣服就穿什么,他只是帮了二选一的忙而已。暗蓝色的西装剪裁得体修身,是自己选的,纽特心里有点得意,他甚至也穿了一件同色系的打底衫,拜托,这算情侣装。

 


 

这种近水楼台的快乐别人无法体会,纽特在日记里续写着自己的秘密。保存着报纸印着忒修斯的那版,记录下今天和忒修斯做了什么。

 

不知不觉,身边的院友都交了男女朋友,下课后的走廊总是成双成对,纽特不在意这些,因为他喜欢的人不在霍格沃兹。

 



 

直到返校日的前一天,他的室友把这份报纸放在了正在吃饭的纽特面前。

 


 

“嘿,斯卡曼!你哥真酷,她可是霍格沃兹毕业生里的美女之一!”

 

纽特咀嚼的动作停止,他的心脏突然开始狂跳,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

纽特瞪着头版头条里的二人,脑袋轰的一声。

 



 

“报纸可以给我吗?”

 

“随你。”

 

纽特这次并没有好好保留这份印着忒修斯的报纸。

 


 

月台上,纽特提着他的箱子,他远远的就看到了忒修斯,最新的一封写提到过忒修斯会来接他,纽特拿出怀中被揉烂的报纸,径直走向了忒修斯。

 


 

“终于找到你了,这地方人也太多了……嘿!”忒修斯伸手想帮纽特提着他的箱子,换来的却是一份报纸被狠狠地甩在身上。

 


 

“纽特?”忒修斯扭动门把,被电流吓了一跳,他叹了口气,不算高级的魔咒,他抽出魔杖轻点门把,魔咒解除了。

 


 

纽特趴在桌上,桌上的嗅嗅正在把金币堆在纽特被揉的乱糟糟的卷发上。

 


 

“睡着了?”

 


 

忒修斯觉得有些好笑,纽特装睡他早就司空见惯了。纽特经常帮神奇动物包扎,睡衣被挠破了也照装不误。

 


 


 

“纽特。”

 

忒修斯把报纸放在桌上,他知道自己的弟弟误会了什么。

 


 

把纽特从“睡梦”中叫醒是件难事,金币一下一下的叠加,金属碰撞的声音让他想起小时候他们发明的暗号。

 


 

纽特为了动物经常弄得浑身是伤,被妈妈锁着房间也是常事,连忒修斯也不能进去。某天忒修斯就靠着门涂涂写写,等着禁闭时间结束。

 


 

“把他背熟。”

 


 

忒修斯制作了一种暗号,暗号创作的过程让忒修斯快乐程度达到极点,这感觉就是给纽特一枚结婚戒指,好吧,有些夸张,但这是一份只有他们两个才知晓的暗号,独属对方的暗号,有节奏的敲打即可,简单又复杂。

 


 

纽特慢慢长大,他跑出去找动物的次数愈加频繁,他们的暗号起作用了。忒修斯第一次熬夜也是为了和纽特聊天,门的另一半的其中的一个单词敲打到一半就无声了,他知道纽特睡着了。

 


 


 

“真的不起来?”

 

纽特没有动静。

 



 

“好吧。”

 


 

忒修斯握着拳头,敲打木质桌面。

 


 

[So……rry……I……Lo……ue……you]

 


 

忒修斯双手环抱着胸,静待纽特下一步动作。

 


 

肉眼可见纽特的耳朵慢慢变红。

 


 

长达两分钟的安静终于被打破。

 


 

“敲错了……”

 


 

[I……Lo……v……e y……ou]

…………

[t……oo]

 


 


 

END

🔺自我介绍

你好!我是阿眠。


目前写Drarry/Thesewt。

会不定期删文。

小雀斑世界第一可爱不接受反驳。


其他cp→瑞金/雷安/轰出/真遥/社乱/芥敦

其实杂食不固定。


偶尔会发手帐。文风以及更新不固定。

高中太忙了太忙了。


欢迎点梗 什么时候写是迷。

不接受性转 性转文还不如去吃BGcp。


最好不要日lof……太生气会拉黑。


好了 谢谢你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谢谢你。

【Theseus/Newt】掉色

※是双向暗恋




天空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阴沉潮湿的感觉持续了两天,纽特把围巾往上拉了拉,围巾上布着小雨滴,他加快脚步,想赶快洗个热水澡。今天是星期五,他想晚餐过后能裹着毯子看会儿老电影,或许忒修斯能允许他吃些爆米花,最近他有些咳嗽。




今天晚上吃什么呢?忒修斯中午说会做奶油蘑菇汤,配着热乎乎的烤面包吃再合适不过了,如果可以再来一份甜点。




走廊的灯没有亮,纽特有种不好的预感,他隐约想起忒修斯早上提过今天傲罗们有聚餐,但是他说他会拒绝的。他把钥匙插进锁孔,还是上锁的状态,不禁敲响了警钟,打开门也是一片漆黑,借着走廊的光,看到了一份包着保鲜膜的饭菜和字条。




[不让请假,会早点回来。记得吃饭。]




纽特拿着字条,盯着每个字许久,最终只好单方面妥协,把字条平整的叠好,收进口袋。是中午的剩菜,空荡荡的房间,冰冷的饭菜,纽特感到有些寂寞。




稍微热一热,敷衍地吃完晚饭,环抱着自己坐在浴缸里,水温有些过高,让自己的皮肤有些发红,但他不想混些冰水中和,他此刻很失落。




随着年纪的增长,纽特某时某刻终于正面面对他对忒修斯的感情,已经跨越了兄弟,他喜欢了不该喜欢的人,背叛伦理道德, 背叛忒修斯寄予自己的厚望。他都为自己感到羞耻。纽特把自己的脸一点一点往水中没去。




周围的灯已经被关上,纽特心思也不在怀中的嗅嗅上,思绪偶尔跟着电视中电影的剧情,但大部分都是在回忆他和忒修斯的点点滴滴。他想念他可以肆无忌惮撒娇的时候,他怀念他可以毫无理由往忒修斯怀里钻的时候,忒修斯会抱着小小的纽特,凑近鼻尖蹭蹭他,柔声安慰。






他们很久没有这样了,关系突然降到一个冰点,可能忒修斯早就发现纽特对他不一样的感情,让他恐惧和尴尬。他搞砸了一切,把所有明恋和暗恋投入一个最不应该爱上的男人。纽特烦躁地揉了揉头发,抓起遥控器狠狠地按下红色的关机键。






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,断断续续,听起来像是钥匙无法对准锁孔,应该是忒修斯。纽特走向大门,门也刚好被打开,浑身酒气的忒修斯依靠着门框,脸上泛红,领口的扣子被扯开,扣子甚至崩掉了一颗,领带也松松垮垮地搭着脖子,纽特从没见过平时整齐严谨的忒修斯这副模样。






“你……喝酒了?”纽特讨厌酒味,但是忒修斯已经有些迷迷糊糊,他只好忍着自己新换上的睡衣染上酒味,把忒修斯扶进房间。




忒修斯的同事终于订婚,在座的同事也都携眷出席,唯独忒修斯一个人夹在中间。看着周围粉红黏腻的气氛,他心情更不好了。他想纽特了。




这么说,他想和纽特在一起了。


忒修斯每天要烦的事情有很多,最近多了一件——他步入青春期的弟弟莫名躲避着自己。




忒修斯靠坐在沙发上,呆呆地望着地板,这幅模样让纽特觉得像是个被夺走珠宝的嗅嗅一样,可怜模样。但是此地不宜久留,这种气氛他不想和忒修斯独处,他想尽快处理好面前的人,再躲进他的房间。




纽特尽量远离忒修斯,走到卫生间,把毛巾打湿,走到忒修斯面前,他有点犹豫,是帮自己的哥哥擦拭还是让他自己动手。纽特心向前者,心里一直以“平常多照顾神奇动物,所以应该也要好好照顾哥哥”为由,用温热的毛巾擦拭着忒修斯的脸。很久没有这么近看过忒修斯,纽特感到害羞和欣喜。忒修斯的黑眼圈很深,纽特想到每次自己已经窝在床上和嗅嗅玩耍,忒修斯才疲倦地回家。




“水……”忒修斯声音有点沙哑,比平常更低沉,让纽特的心痒痒。




忒修斯拿着玻璃杯,没有喝一口水,纽特就坐在忒修斯对面,抱着昏昏欲睡的嗅嗅。抚摸着它的毛。




“为什么开始疏远我了,纽特。”


忒修斯决定单刀直入,他并没有喝醉,他只是终于下定决心要在今晚解决两人的问题,更大的希望是抱得美人归。




“我……”


如此严肃而包含许多情愫的问题让纽特的手顿了顿,然后低头。拜托,又是这种反应,不回答不做任何解释,忒修斯恨透了。




“如果我说,我对你的感情不一般……”


忒修斯起身,纽特盖在他身上的西装外套滑落地板,金属扣和木质地板发出碰撞声,忒修斯挡住的光源,让纽特感到害怕,他把头再往下低。




“看着我,纽特。”


忒修斯绕过茶几,半蹲下,面对面看着纽特,直视纽特,他今晚必须得到答案,他快疯了,这份感情如同潘多拉盒子,压抑不住。




他已经很久没有受到纽特来迎接自己的待遇了。他比纽特年长几岁,小时候和纽特形影不离,纽特还在襁褓里时就日日陪伴,忒修斯喜欢坐在婴儿床旁看书,看着纽特在护栏里安睡,没有什么比这还让人心平。收到霍格沃兹的入学通知那天,他抱着纽特转了几个圈,纽特也很开心,但忒修斯开始收拾行李时,纽特就开始喘气,雀斑在脸上起落,眼眶泛红。




“那以后就不能见到哥哥了。”忒修斯发誓,那个场景永生难忘。




每每假日,忒修斯就早早收拾好行李,第一个急匆匆地下车,纽特也甩开妈妈的手往忒修斯的方向跑去,撞入忒修斯的怀中。


他太想念那些场景,纽特等着他,他也等着纽特。




“我喜欢你,不是家人的身份,是恋人的感情。”忒修斯把额头靠在纽特的额头上,一字一句很清楚。




“我……”纽特瞪大眼睛看着忒修斯,他惊讶地说不出话。




忒修斯喜欢自己!


忒修斯也喜欢自己!




房间很安静,除了嗅嗅的呼吸声,两人的心跳声音仿佛也放大了几倍。纽特抿着唇,终于直视忒修斯的双眼,主动开始亲吻他。试探,生疏,心意终于得到回响,纽特把唇轻碰忒修斯。




忒修斯嘴角微微上扬,回应着这个青涩的吻,他也一样,不过现在不是,他恋爱了,以后可以尝试更多吻。




忒修斯早就发现纽特的感情,从发现第一张在纽特口袋洗烂的字条开始。他很开心,但他知道他不能硬来,纽特是个内向的孩子,温水煮青蛙才是明智做法。


纽特怀中的嗅嗅动了动,两人的初吻结束,难忘而不算太长。






“可以……一起睡吗。”纽特抱着自己的枕头。忒修斯注意到纽特换了一套睡衣。


忒修斯合上书,笑着拍拍身旁的位置,像小时候一样。




等待纽特躺好,忒修斯就把昏暗的小台灯关上。纽特被忒修斯环在怀中,背靠着忒修斯。




“其实……我没有喝酒,是酒味的古龙水。”




纽特迷迷糊糊睡前听到了忒修斯满怀抱歉的话语。纽特知道忒修斯没有喝醉,因为帮他擦拭的时候,腮红全部被溶在了白色的毛巾上。





END









哈利回到霍格沃兹已经耗尽体力,靠着石壁缓缓下滑,坐在了地上。天空烟消云散,不同学院的学生互相给对方包扎着伤口,脸上的紧张消失不见,虽然身上泥泞不堪,但是一切都已经结束了。




哈利被安排到一个独立的小房间好好休息,换上干净的衣服后,终于忍不住开口问。




“马尔福那家伙呢。”




没有人回应,赫敏和罗恩关上了门。




那天晚上的月光格外皎洁,周围没有什么声音,大家都因为伏地魔的事情累坏了,哈利看着手上的魔杖,摩挲着。一鼓作气直起身打开了嘎吱作响的门。身上的伤口没有完全愈合,晚风有些刺骨。






“马尔福……”哈利看着自己的左手腕喃喃,他忘不了马尔福食死徒的印记。




他有些疲倦了,他想念了。他终究无法追上马尔福的脚步,马尔福还是离开了。








“波特!”




哈利猛地醒来了,马尔福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,脸上写着担忧。哈利起身抱着马尔福,梦里的一切太真实了。




“做噩梦了吧。”

“闭嘴,现在拥抱我就够了。”


马尔福抚摸着哈利的后脑,低声开口。哈利点了点头,但还是不愿放开马尔福,好像一旦放开,眼前人就随之消逝。




“睡吧,霍格沃兹的重建还要做很多事。”




两人重新躺回睡袋,十指相扣。一切都那么安静,一切都结束了。



END


是没头没尾的爽文!标题都不见了!

【德哈】神灵大人

※OOC

※有小孩了


0.初

“浪漫情史不是我独享的吗。”哈利拿着墨绿色茶壶给马尔福递过来的杯子里倒了些茶。
“我偶尔也会有些你不知道的秘密。”马尔福翘起腿露出得意的表情。

“那爸爸快说!”面前的金发小孩兴奋地裹紧小毛毯期待地看着马尔福。
马尔福和哈利相视一笑,马尔福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哈利坐下。

“如果这个版本的故事没有那么吸引人怎么办?”
“任君处置。”



1.出逃

清晨时分,金发灰眸的小王子第一次逃出皇宫,没有女仆跟在旁边喋喋不休,没有家教拿着教鞭凌厉地瞪着自己,脱去厚重的披风,奔向自由的国度。但他年龄未满十岁,只敢的后山那片森林兜转一番,沐浴清晨的阳光,还有些微凉。

马尔福俯身在一条小溪边,卷起袖子,用水拍了拍脸。精致的袖口钮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

抬头望,微长的金发散落肩头。在森林看蓝天的那种感觉不一样,云都慵懒了一些。马尔福托着肉嘟嘟的脸笑了笑,他都佩服自己有出逃的胆量。

把湿漉漉的手往身上蹭了蹭,环顾四周,随意地指了一条前进的路,要加快脚步了,自由的期限很短。
已经被风化数年的石碑上写着马尔福不认识的古文,没多加理会,踏着碎石与玫瑰就进入了此处。

“大难不死的神灵”





2.遇见

马尔福往里走了很久,头顶上的树枝越发浓密,周围一切都暗下来了。低跟靴子踩在碎石上的感觉并不好,嫩白的小脚被磨出了血,马尔福找了一块石头坐下,哭丧着脸。

他现在肯定是无法行动了,但走进如此隐蔽的位置,不知道侍卫们还找得到自己吗。怀揣着种种不安,马尔福努力安抚自己,把刚刚采摘的野果从口袋掏出来。

距离自己不远的草丛动了动,正在回味酸味的马尔福绷紧神经,掏出魔杖,但他的伤腿还是不能支撑起自己。

“谁在那!”回应自己的只有自己的回音,他握紧魔杖。

一只银白色的角露了出来,马尔福定睛自己辨别,是一对鹿角!他在父亲的收藏中见过鹿角,他肯定。

慢慢地,面前地不明物体从草丛中走出来——一只银白色皮毛的鹿。体型不算太大,周围还环绕着浅色的光束。马尔福张大嘴看这个面前这只不可思议的鹿,他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鹿,他敢肯定,整个王国都没有人见过!

“迷路了吗。”鹿缓缓靠近马尔福。

马尔福看看周围,别无他人,应该是这种鹿在说话。他僵硬地点了点头。

“不用害怕。”

鹿离马尔福不过五十公分,他终于看清鹿的样子,有道闪电一样的伤疤,那双剔透的绿眸如同湖泊一般动人,迷惘又无法轻易看透。

“你是……你是什么?”

鹿歪了歪头,并没有直接回答马尔福的问题,他用前蹄指了指马尔福的魔杖。
“把他收起来,只用漂浮咒保身的小巫师。”

马尔福猛地涨红了脸,把魔杖塞进腰间之余还不忘反驳。

“我以后会学很多很厉害的咒语,别小看我!”

鹿注意到马尔福手上的双脚,指挥着浅色的光束。马尔福的双脚被包裹的和蚕茧一样严实,凉凉的感觉让着一切显得如此真实又不真实。

“完全愈合还要些时间,我们来聊聊天吧。”

“你是什么?神?还是神鹿?”

“我是哈利,哈利波特。”

马尔福听到这个名字吓得翻下了石块,在自己面前的居然“大难不死的神灵”!




3.发展

回到皇宫后,马尔福还是被国王关了禁闭,借着月光看着自己的双脚,伤口都已经不见了,他真的见过“大难不死的神灵”。

靠着柔软的枕头,一只银色的蝴蝶从窗户飞进,和神灵一样的浅色光洒落空中又无声无息的小事。

马尔福想勾起食指让蝴蝶落在上面,但轻轻触碰便散落,铺陈一行字。

“期待下次见面”

之后,马尔福一遇到休息时间便借着采摘草药的名义跑去后山,其实是与哈利约会。每次带点不一样的食物,或是书和哈利分享,靠着哈利的身体诉苦便成了家常便饭。

“如果你是人就好啦。”



4.爱情

马尔福匆匆忙忙地结束了成人礼,他迫不及待地想见哈利,他想和哈利庆祝这一天。

以前铺满碎石的路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红色的落花,走在上面好像红色地毯。他心心念念的哈利就在前面,马尔福加快了脚步。

“哈利!”
“生日快乐德拉科!”

没有等待着自己的鹿,抱着自己的是个浑身赤裸了男人,马尔福意识到现在的样子多么不妥,正想开口质问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是谁,没想到对方先开口。

“我是哈利。”

哈利裹着马尔福的巫师袍,两人面对面坐着,马尔福的眼神飘忽不定,想仔细看看面前的人又没好意思。

“你为什么突然变成人了。”
“不是你的愿望吗。”

马尔福听到回答,心里炸开无数烟花,他今天本来想吐露心声,和哈利表白,他可以放弃皇权和哈利隐居,他是真心爱他。

“今天是我成人礼,按照惯例,我必须决定我的另一半。”
哈利歪了歪头,这个动作和记忆中的第一次相遇重叠。
“我怎么样?”



5.结局

马尔福继承王位,爱人是位不知身份的神灵。



6.现实

“好了,故事结束了。”马尔福吹灭的蜡烛,每次两个人都是没有听完就睡着了。把面前早就睡熟的一大一小抱上床,亲吻着哈利的伤疤。


“又是烂结尾吗……”哈利眯着眼喃喃。

“总之又是我和你在一起了。”



“你就是我的神灵。”

END